魔女展示了空着的左手

把左手握上 向着那边 向上、向下、向左、向右。

然后打开右拳,手心里有个糖果。

那么,这是魔法呢?还是戏法呢?

令人怀念的,贯穿故乡的鲇之川。

追寻黄金乡之人啊,沿其下寻找钥匙吧。

沿川而下,终会发现“里”。

于其“里”寻找两人开口之岸吧。

其中沉眠着通往黄金乡的钥匙。

得到钥匙的人啊,应遵循以下所记踏上黄金乡之旅。

第一晚,献上钥匙选中的六名活祭吧。

第二晚,余下的人撕裂那紧靠的两人。

第三晚,余下的人赞颂吾高贵之名吧。

第四晚,剜头杀之。

第五晚,剜胸杀之。

第六晚,剜腹杀之。

第七晚,剜膝杀之。

第八晚,剜足杀之。

第九晚,魔女复苏,无人生还。

第十晚,旅途结束,终会抵达黄金之乡。

魔女定将赞颂贤者,授予四样宝物。

一是,黄金乡之中的全部黄金。

二是,令所有死者的灵魂复苏。

三是,就连已逝的爱也会复苏。

四是,使魔女进入永远的睡眠。

安宁地睡吧,吾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黄金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序言

在创作了“同人游戏三大奇迹”之一的《寒蝉鸣泣之时》后,写手龙骑士07于2007年开启了《海猫鸣泣之时》的剧本创作。龙骑士07以“谜题与诡计+分章节发布”的模式在前四章把人吊足了胃口,却在解答篇《海猫散》的后四章给当时的玩家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当你搜索相关的讨论帖时,依旧能够感受到“推理党”与“魔法党”交锋时溢出屏幕的火药味。

在众多骂战的论坛中,笔者发掘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名词“没有爱就看不见”、“推理剧”、“幻想剧”……看上去像是一个个真相的碎片,但却又百思不得其解。有关于谜题与剧情,笔者尽可能在保证故事观感的情况下尽可能地为玩家还原“瓶中信”的主要故事,至于谜题——笔者从心底里希望还未曾了解过这款游戏的玩家能够独立思考。最终找出“细节中的魔鬼”(当然,你也能够从各大论坛搜索到有限谜题的答案)

**“EP1 黄金魔女的传说”**

1986年10月4日至5日,右代宫家族于六轩岛开始了一年一次的家族会议。右代宫的当主金藏知晓自己时日不多,于是与黄金的魔女贝阿朵莉切进行了一场豪赌……另一边,金藏的子女们却在为如何瓜分遗产而撕破脸皮。夜幕降临,台风也随之切断了六轩岛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魔女的信件在餐厅被真里亚公之于众,“想要停止活祭,就来挑战黄金碑文的谜题吧”。不曾出现的第19人使他们陷入怀疑,而更小的孩子们无心关注财产的话题因而回到宾馆。

第二天,大人中的(藏臼、留弗夫、雾江、楼座)以及佣人(乡田、纱音)的尸体被发现在园艺仓库内,第一发现者为洋馆里的佣人。中午,剩下的人们发现当主金藏不见了,藏臼之妻夏妃与绘羽夫妇发生争执,绘羽与秀吉回到宾馆。下午,佣人源次、嘉音发现了(绘羽、秀吉)的尸体以及魔女的信封;不久后,洋馆地下散发出焚烧某物的异味,嘉音与熊泽前去查看。其中,(嘉音)因为冲在最前被恶魔之桩贯穿了胸膛。

晚上,剩下的人聚集在金藏的书房准备笼城渡过最后一夜。战人、让治、朱志香、真里亚一行围在贝阿朵莉切的画像前讨论着黄金碑文的谜题;然而就在众人不经意间,魔女的来信出现在了书桌上:“不解开谜题,等待你们的只有死亡”受到刺激的夏妃把来福枪对准了源次、南条、熊泽以及怪笑着的真里亚,把他们赶到了会客室。不久,战人研究信中魔法阵发现了魔女的离间计;同时,来自会客室的内线电话响起,夏妃接起电话,却只听见了真里亚的诡异歌声。一行人冲进会客室,发现(南条、源次、熊泽)的尸体以碑文的描述所杀,而真里亚则背对着墙面发出瘆人的歌声。正当众人慌乱时,夏妃发现了魔女的最后一封信;她用烛台将门锁死,手持来福枪只身寻找魔女……当战人、让治、朱志香、真里亚破门而出时,清脆的枪声响起,夏妃应声倒地。钟声响起,时间来到12点,“魔女复苏,无人生还”。

魔女的茶会

右代宫 战人在一间会客厅醒来,会客厅里还有已经宣布死亡的纱音、嘉音以及朱志香、让治、真里亚。众人讨论起这两天发生的惨案,一致认为凶手是黄金的魔女贝阿朵莉切。但唯独战人依旧坚信这起惨案是人类所为,战人说到激烈处,魔女贝阿朵莉切登场。至此,推理剧与幻想剧的大战正式拉开帷幕。

非人者的茶会
无限的魔女贝阿朵莉切与奇迹的魔女贝伦卡斯泰露【古手梨花】见面,两人讨论起绝对的魔女拉姆达戴露塔【北条沙都子】(参考最新的寒蝉鸣泣之时 卒、业)的事情。贝伦卡斯泰露以期待下一盘【棋局】的演出支走了贝阿朵莉切,然后向“我”揭示了魔女世界贝阿朵莉切的本质,并表示会帮助身在“推理剧”的“我”。

EP2 黄金魔女的回合

在六轩岛家族会议之前,让治和纱音在冲绳的水族馆里进行着一次情侣间的约会。在长长的海岸线边,纱音回想起自己打破法镜,从家具中解放成为人类的夜晚……
那天,绘羽一家拜访六轩岛,向金藏来借公司周转资金。作为小孩的让治、朱志香被赶到花园与女仆纱音叙旧,朱志香察觉到让治与纱音的关系,并有意撮合。中途绘羽带走让治,并暗示纱音配不上让治。夜晚,纱音被夏妃命令打扫正屋,在擦拭画框时魔女出现,贝阿朵莉切告诉纱音,打破鸟居的镜子就成全她和让治的感情。纱音与魔女周旋时,嘉音站了出来,并表明了对魔女的厌恶。魔女大笑着离开,并在二人的手上留下了红痣。
另外一边,朱志香在房间里对纱音倒着苦水;身边的女仆(纱音)都有了对象,她依旧还是单身……
某日,纱音与魔女再次相见,两人交谈了纱音的感情状况,纱音表示要将魔女赠予的蝴蝶别针归还,她们的感情不再需要魔法的帮助。魔女委婉的拒绝了,转口谈起了魔法与当主金藏。魔女说到,年轻的金藏试图召唤魔女,而她恰巧回应了他的召唤,并授予金藏成吨的黄金,他才有了如今的成就,魔女还提起“第一元素”是金藏现在所追求的东西。最后,魔女揪出了偷听的嘉音,随后离开了。嘉音一如既往地厌恶着魔女,并强调着他们身为“家具”,是不能成为人的。纱音却劝说嘉音去得到“第一元素”,成为完整的人,同时把魔法别针塞给嘉音,还点出了贯穿全篇的话语“没有爱,就看不见”。
仿佛是在证明这句话般,金藏在花园里失声痛哭着,究竟需要什么才能让贝阿朵莉切再次出现。但魔女的确站在他的面前,他却始终看不见。

学园祭上的朱志香

朱志香的学校迎来了学园祭,对她的朋友们而言,也是男友品鉴的最佳时机。朱志香一边应付着朋友,一边祈祷着假装的男友嘉音能风平浪静地和她碰面……没错,假装情侣的计划是纱音的点子,而嘉音为了答谢纱音的恩情和理解“没有爱,就看不见”也顺势答应了朱志香的请求。不出意料,嘉音的出场让朋友们尖叫不已,朱志香为了缓解尴尬,对朋友们进行了一个记忆的清除。随后,嘉音看见了在学校舞台上肆意歌唱的朱志香,自以为了解了小姐的一切的他才发现,原来小姐还有着他所不了解的地方。
当晚,朱志香再次找到嘉音,并告诉他“在心中创造一个能让自己真正喜欢上的自己”,希望嘉音能够成为“人类”。然而嘉音不仅拒绝了朱志香的好意,还直接表明了自己不会爱上朱志香。少女哭泣着离开的同时,魔女登场,在表明纱音让治的爱情不会善终的同时,也期待着悲剧的发生。
棋盘已经布好,魔女在棋盘里埋下的三枚种子,也即将发芽……

缘寿与真里亚

时间再次来到1986年10月4日,楼座与真里亚因为万圣节糖果的事情吵了起来,楼座失态地在电车上掌掴真里亚的脸。走出站台,楼座才察觉到路人的眼神。为了安慰真里亚,最终还是买了南瓜糖。六轩岛上,藏臼正苦恼着许久没有回报的投资项目,夏妃为了安慰丈夫,说到“一切已经准备好了,放心去准备家族会议吧”。
让治忘我地练习着递交结婚戒指的动作,差点被留弗夫发现。此时,右代宫家族的其他人接连到来。原来,大人组的楼座、弗留夫、绘羽几人对六轩岛的财产早已预谋已久。金藏也早已明了,这次家族会议,注定是秃鹫啃食骨头的丑陋集会……
魔女空间里,战人再一次向贝阿朵莉切放言“无论魔法多么厉害,我都不会相信”

花坛边,朱志香、让治、战人和真里亚交谈起魔女与万圣节的事情。专门研究过神秘学的真里亚洋洋得意地讲着魔法与魔女,却激怒了站在一旁的楼座。楼座再一次打哭了真里亚并将她的糖果砸碎,留下了在花园哭泣的真里亚。
大人们一如既往的盘问着家主金藏的生死,但都被夏妃藏臼两人接了下来;雨势渐大,楼座才想起待在花园的真里亚。楼座再一次找到真里亚时,她的眼里看见了不可能的一个人——没错,魔女贝阿朵莉切登场了。
在楼座的眼前,魔女像变戏法一般把之前踩碎的糖果变得完好如初。楼座还在惊讶时,魔女给了她们母女一人一封信件,要她们在晚餐时打开。贝阿朵莉切光明正大地走进了大厅,迎面迎接的除了源次,还有从客厅出来的雾江。魔女径直走向金藏的书房,却被把手上的蝎子给挡住了。回到客房,魔女玩弄起一心保护姐姐的嘉音,逼迫他亲吻了自己的鞋子。
午饭后,战人睡起了午觉,真里亚看起了电视。大人们则开始讨论起不请自来的“第19位客人”,最终得出了魔女将会干涉分财产计划的结论。坐在真里亚边上的楼座想起了刚才不愉快的记忆,她暗自下定决心“在离开六轩岛之前,绝对不让真里亚一个人待着”。
下午6点左右,让治、纱音、朱志香又聊起了恋爱的话题,在让治想象婚后生活时,源次的电话打了过来:砂音该去洋馆工作了。厨房,乡田正为了将晚饭送进书房而和源次抗议,因而又将愤怒转向拥有家徽的纱音。角落里,嘉音请求纱音拒绝让治的求婚,他希望他们能一起进入黄金乡,他想要成为人类。藏臼和源次按惯例来到书房前,而金藏一如既往地不肯走出书房。纱音推着餐车来到贝阿朵的房间,魔女分享了之前蹂躏嘉音的愉悦,而纱音却主动摊牌“我不会,再理会你了”这似乎戳中了贝阿朵的痛处。
餐厅,雾江打破了原本其乐融融的假象“贝阿朵莉切在哪?”。这使得主持晚宴的乡田和夏妃都措手不及,众人再次为“第19位客人”吵了起来。为了解决家产的事情,小孩们(战人、让治、朱志香、真里亚以及南条和熊泽)被赶了出去。在宾馆里,小孩们也讨论起了贝阿朵莉切,南条讲起了魔女与金藏的往事。讨论中,战人认定贝阿朵莉切是普通的人类,这引起了真里亚的不满。
雨夜的花园,让治正式向纱音进行了求婚,纱音很快就答应了。回到洋馆,嘉音破防了,他承认自己喜欢朱志香,但是他知道这场恋爱是不可能的,因而失声痛哭。
在贝阿朵莉切那失礼的狂笑声中,棋盘已彻底就绪,活祭开始。

第二天,藏臼、夏妃、弗留夫、雾江、绘羽、秀吉的尸体在礼拜堂里被发现,第一发现人为源次、纱音、嘉音以及乡田;楼座在给真里亚的信封里找到唯一能打开礼拜堂的钥匙并打开了大门。小孩们追着南条来到礼拜堂,也一一破防。其中,被破防的朱志香燃起了对贝阿朵的怒火,一头冲出了礼拜堂,乡田和嘉音为了朱志香的安全,因而跟了出去。
冲进贝阿朵的客房,却不见人影,桌上的信纸里却写满了嘲弄的话语,朱志香直接被气出哮喘,她跌跌撞撞走回房间,嘉音跟了上去,乡田则返回了礼拜堂。故事之外,红色真实第一次登场,战人第一次破解礼拜堂密室。
客厅,战人一行猜测着犯人的动机和手段,真里亚却笑嘻嘻地说都是魔女的魔法,结果被借枪回来的楼座赏了一耳光。朱志香的尸首被发现在她的房间,而嘉音生死不明。(这里解释了佣人们拥有一把能打开除金藏书房外任意房门的总钥匙)因而楼座认为是嘉音杀害了朱志香。战人通过朱志香遗体口袋的总钥匙为嘉音洗脱了嫌疑,嘉音的总钥匙被南条持有。

再次回到客厅,待佣人们离去,楼座与战人、让治表明想法:佣人就是共犯。厨房,佣人们吃上了原本给右代宫家族品尝的料理,突然身负重伤的嘉音闯了进来……佣人们把嘉音抬进了值班室,呢喃中嘉音说是楼座射击了他。纱音跑出值班室,嘉音暴起杀害了南条和熊泽,最终被纱音带回的有蜘蛛网的手帕给超度了。
佣人锁了值班室的门,回到客厅,告知了客厅四人刚才发生的一切;众人返回值班室确认尸体,却发现尸体失踪了。随着一番搜查,熊泽和嘉音的总钥匙却被放在了信封里,值班室变成了看似完美的密室。这加深了楼座对佣人们的不信任感,为了自证清白,佣人们上交了自己的总钥匙,回到了厨房。不愿怀疑任何人的战人又双叒叕破防了,这次,他选择相信魔法。让治追随着纱音,也去了厨房。
厨房,让治听着纱音、乡田、源次他们讲述有关魔女的传说。众人谈到夏妃的灵镜,决定去找找看,源次一人留守厨房,其他人则去向了礼拜堂。客厅,战人还在思考着魔女要他们解开黄金碑文谜题的动机。让治、纱音、乡田来到礼拜堂,在夏妃遗体上找到了门房钥匙,却被黄金蝴蝶所追杀。众人逃进夏妃的房间,乡田、让治、纱音接连被魔女的家具杀害。源次再次回到客厅,报告熊泽、南条的遗体已经找到了。源次、楼座、战人、真里亚前往里院,确认了遗体。众人再次前往夏妃的房间,发现房间已锁,用总钥匙打开后,看见了乡田、让治、纱音的遗体。至此,第四间密室成立。
源次再次与其他人分别,其他人回到客厅,战人发现了魔女的信封,却被楼座怀疑是帮凶……书房,金藏终于等来了心心念念的魔女贝阿朵莉切。战人被赶出了客厅,在餐厅里闲逛着,源次出现,并把战人带向了金藏的书房。战人听完魔女的解释,彻底屈服,而楼座与真里亚则在雨夜中,与魔女的仆从们进行着无尽的厮杀……
“魔女复苏,无人生还”

魔女的茶会

楼座被邀请到魔女的会客厅,贝阿朵莉切现身,一针见血地指出楼座的心事——永远不被家人认可,并自说自话地要给她“填补内心的伤痕”。当然,这个过程也非常地丰富多彩。最终,楼座承认了贝阿朵莉切的存在,当魔女沾沾自喜时,战人不期而至。紧接着,第三盘游戏即将开始……

非人者的茶会

魔女的招待席上,贝阿朵莉切正在与贝伦卡丝泰露讨论刚刚结束的【棋局】。贝阿朵敏锐地指出,贝伦希望看见她“输得一败涂地”。为了让【棋局】更加精彩,她特意请来了贝伦的死对头——“绝对的魔女”拉姆达戴露塔。傲娇属性的拉姆达表示自己绝对会站在贝伦的对立面,说完便和贝阿朵去筹备下一个【棋盘】了。贝伦看向一旁破防之后陷入自闭的战人,安慰他自己也曾经绝望过,并鼓励他“绝对不要向贝阿朵屈服”。贝伦又分析起上一盘【棋局】,说明了这盘棋并非毫无破绽。贝伦离去后,拉姆达也偷偷返了回来,表明了自己“绝对中立”的立场,她并不希望任何一方胜利,并不经意间表示了对贝伦的奇妙感情。

评测部分

看完前面两章的朋友们大概能想到,海猫鸣泣之时的世界实际上分割成了三层:

第一层是【真实世界】:即除了生病休养的緣寿以及死里逃生的绘羽其他18人皆亡命于六轩岛的世界;

第二层是【棋盘世界】:即是惨案发生后从六轩岛方向漂来的两封瓶中信所描绘的故事,以及之后小说作家八城十八所描绘的“伪书”;

第三层是【魔女世界】:即战人与魔女贝阿朵进行推理对战的世界。

这三个世界相互分割,却又有所联系,共同推进着情节的发展。对于这种结构的文字游戏,我们可以将它归为metagame的范畴,因为其“揭露了作者创作故事的过程”。当然,你依旧可以在各大论坛里找到存在meta元素的game,比如“心跳文学部”,不过,那则是后话了。在笔者看来,meta元素依旧存在着上升的空间,而海猫鸣泣之时的结构则是这一元素更加生动的体现。

“未来的魔女”右代宫 缘寿

说回立绘和配音,ps3移植版本的海猫鸣泣之时可谓是集大成之作:不仅从客观上克服了龙绘带给人的不适观感;主观上,所有游戏内的角色配音阵容十分豪华甚至让人感觉到了奢侈(详情参考海猫鸣泣之时吧“各声优介绍与索引”)。炫丽的演出效果也能给人以强烈的代入感,对这方面的赞美之词是不用拘束的。
最后,感谢日不落汉化组的三年爆肝,以及成品放流后的补丁更新,借此,我们才能有机会接触到剧情如此优秀的游戏。